<source id="xwz13"></source>
  • <rp id="xwz13"></rp>
      <u id="xwz13"></u>

      <u id="xwz13"></u>

      空頭博弈日本央行:沽空日元勝算幾何?

      2022年06月22日 19:30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陳植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這場日本國債沽空博弈尚未分成勝負。”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感慨說。

      他所說的日本國債沽空博弈,是越來越多對沖基金正大舉買跌10年期日本國債,押注后者收益率突破0.25%政策設定上限,以此押注日本央行在全球央行持續大幅加息的壓力下,不得不放棄原先的寬松貨幣政策。

      但令他們沒想到的是,日本央行毅然決定反擊。

      為了彰顯延續寬松貨幣政策的決心,上周日本央行買入10.9萬億日元(約合808億美元)的日本國債,不但創下歷史最高的單周購買記錄,也令眾多沽空日債的對沖基金一度鎩羽而歸。

      上周五,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再度強調,為了將長期利率控制在既定目標范圍,央行將在每個交易日實施固定利率無限量購債(YCC)操作,同時繼續將短期利率維持在負0.1%的水平。

      黑田東彥指出,為了支持日本經濟持續復蘇,現在不宜收緊貨幣政策,在GDP增長仍低于疫情前水平的情況下收緊貨幣政策,將對經濟產生重大負面影響。

      “但是,對沖基金沒有因此退縮。”這位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本周以來,他們似乎找到了新的對抗武器——即大舉買跌沽空日元,迫使日本央行干預匯市(買入日元拋售美元)穩定日元匯率,此舉將被外界視為日本央行貨幣政策“改弦換張”的重要信號,從而激發更大規模的日本國債沽空潮。

      因成功預測2008年金融危機而聞名的“末日博士”魯比尼指出,若日元對美元匯率進一步跌至140,日本央行將被迫進行貨幣政策調整,最終放棄零利率等激進寬松貨幣政策。此外,若日元對美元匯率進一步下跌10%,將給日本造成嚴重通脹問題,導致日本央行不得不放棄零利率政策和收益率曲線控制(YCC)計劃。

      截至北京時間6月22日17時,日元對美元匯率徘徊在136.2附近,盤中一度觸及過去24年以來最低點136.71。

      “對沖基金的沽空日元潮涌,將給日本央行構成新的嚴峻挑戰。”一位亞太地區私募基金負責人分析說。尤其是日元匯率跌跌不休,正令日本企業與民眾感受到越來越高的物價上漲壓力,要求日本央行穩匯率的呼聲日益升溫。

      瑞穗證券指出,越來越多對沖基金之所以敢于與日本央行“對抗”,很大程度是受到沽空日本國債的超額回報預期“誘惑”——若日本央行最終決定放棄債券收益率曲線控制(YCC)的寬松貨幣政策,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將很快飆漲至1%以上(相應債券價格大幅下跌),令沽空日本國債策略獲得極其可觀的回報。

      正參與沽空日本國債的對沖基金BlueBay資深投資經理Russel Matthews表示,他們認為日本央行將在未來某個時刻被迫放棄寬松貨幣政策,否則日本央行將面臨極其糟糕的局面——日元與日本國債價格持續快速下跌,這對日本經濟發展極其不利。

      這位亞太地區私募基金負責人向記者透露,盡管上周日本央行創紀錄購買日債令對沖基金受挫,但本周以來,越來越多對沖基金仍在加大資金杠桿沽空日元與日本國債,甚至某些沽空日債日元的投資組合資金杠桿倍數超過10倍。

      在他看來,若日本央行最終做出“妥協”放棄YCC寬松貨幣政策,可能將付出約2000億美元的損失,令對沖基金賺得盆滿缽滿。

      沽空日債遭遇日本央行反擊

      早在2016年,為了擺脫通縮壓力與促進本國經濟增長,日本央行決定引入債券收益率曲線控制(YCC)的寬松貨幣政策,即將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上限設定在0.25%,若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上漲突破0.25%,日本央行將無限制地買入日債,直到后者收益率回落到0.25%。

      “如今,這項YCC寬松貨幣政策卻成為眾多對沖基金的狙擊對象。”上述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究其原因,在全球通脹高企令眾多國家央行被迫大幅加息的情況下,越來越多對沖基金認為日本央行很難“獨善其身”,遲早將放棄YCC寬松貨幣政策,令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大幅飆漲(債券價格相應大跌)。

      6月起,眾多全球對沖基金相繼加入沽空日債的陣營,導致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多次上漲突破0.25%政策設定上限。

      上周,由于對沖基金持續加碼沽空力度,日本10年期國債期貨盤中一度暴跌2.01日元,創下2013年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兩度觸發大阪交易所的熔斷機制。

      但令他們失望的是,日本央行不為所動,甚至斥資10.9萬億日元購買日本國債,令日債空頭“無功而返”。

      “這一度打爆了不少日債空頭。”一位債券經紀商告訴記者。由于眾多對沖基金采取按周借入10年期日本國債頭寸拋售沽空,若日本央行大舉買入日債舉措令其價格沒有下跌,他們的沽空操作不但“顆粒無收”,還不得不承受較高的日債拆借成本與交易成本,令他們“偷雞不成蝕把米”。

      記者多方了解到,這令部分對沖基金選擇暫時離場,令10年期日本國債市場的沽空壓力有所緩解。

      “這背后,是上周五日本央行行長強硬重申延續YCC等寬松貨幣政策,令某些對政策敏感度較高的投機資本知難而退。”這位債券經紀商認為。但眾多對沖基金仍選擇留守——本周以來,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兩度上漲突破0.3%整數關口(盡管隨后迅速回落至0.25%下方),表明對沖基金仍在試探日本央行是否放棄YCC寬松貨幣政策。

      他直言,本周不少對沖基金仍在悄悄加大資金杠桿用于沽空日債,因為他們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借道沽空日元“勝算幾何”

      前述債券經紀商所說的新突破口,就是越來越多對沖基金轉而大舉沽空日元,迫使日本央行干預匯市(賣出美元買入日元)穩定日元匯率。此舉將被市場視為日本或放棄默許日元貶值的重要信號,預示著日本央行可能會很快改變寬松貨幣政策。

      為了放大日元貶值幅度,眾多對沖基金干脆大幅度增加日元利差交易規模,即他們趁著美聯儲或持續單次加息75個基點,大舉借入日元兌換成美元投資美國國債,此舉令日元兌美元匯率持續跌跌不休。

      截至北京時間6月22日17時,日元對美元匯率徘徊在136.2附近,盤中一度觸及過去24年以來的最低點136.71。

      在多位外匯交易員看來,對沖基金的如意算盤是,若日本央行遲遲不干預匯市穩定日元匯率,日元對美元匯率將持續跌破140整數關口,到時日本企業與民眾將感受到更大的物價上漲壓力,要求日本政府穩匯率的呼聲日益上漲,最終迫使日本央行不得不調整此前的寬松貨幣政策,如此日本國債收益率相應大幅飆漲(債券價格下跌),令他們的沽空日債策略最終獲得極其豐厚的回報。

      正在大舉沽空日本國債的Legal & General Investment Management多資產基金主管John Roe表示,日本央行的YCC貨幣政策最終會破裂,他不明白日本央行如何堅持下去,很多對沖基金已做好準備,讓日本央行最終不得不調整寬松貨幣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衡量下個月匯率波動趨勢的日元月度隱含波動率保持在13.4%,接近2020年3月以來的最高位。這表明越來越多對沖基金正在押注日元匯率持續大幅貶值,迫使日本央行采取干預匯市行動。

      “這或許還暗示了另一個截然不同的跡象。”前述亞太地區私募基金負責人向記者透露,即這些對沖基金預計日本央行很快會干預匯市,在遠期日元外匯市場紛紛買入看漲日元期權期貨頭寸,對沖自己的沽空日元操作風險。

      數據顯示,投機性較強的一個月期美元兌日元看漲期權的操作成本較同期限看跌期權高出逾兩個百分點,表明外匯經紀商擔心日本央行隨時會干預匯市打擊日元空頭,要求日元沽空者必須支付更高費用以對沖政策風險。

      “目前,金融市場都在密切關注日本央行對日元持續貶值的容忍度到底有多高。”這位亞太地區私募基金負責人指出。事實上,日本央行很可能采取“以靜制動”的應對策略,靜待對沖基金感到無利可圖而被迫離場。究其原因,一是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令對沖基金的杠桿融資成本水漲船高,自己也會因操作成本過高而“打退堂鼓”;二是只要日本國債價格保持穩定令對沖基金無法獲取投機沽空收益,也會迫使他們算盤落空而離場。

      記者多方了解到,對沖基金將沽空日債操作稱為“寡婦交易”。如今,這場“寡婦交易”已悄然進入最激烈的博弈階段。

      關注我們

      国产欧美五码